贝搏电竞官网

2019 首富消亡?

原标题:2019,首富消亡?   这两年首富爆雷格外多。成功的路径各有不同,爆雷的套路却大致相似。   有人说,2019年是“首富劫”,翻车的首富特别多。成功的路径各有不同,爆雷的套路却大致相似。据不完全统计,有多达十几个省的首富跌落神坛,有的负债累累,有的企业破产重组,有的直接转让,有的成为了老赖,有的成为了阶下囚。   沉舟侧畔千帆过,我们力图以地域为主线,选取今年屡见报端的有代表性的十个“首富”变“首负”事件,透过这一组报道,还原首富们的浮沉,揭示其背后的原因。   辽宁首富杨凯   来自东北的辽宁首富杨凯成为“首负”的过程可说是断崖式的,可谓其败也忽焉。   辉山乳业是东北的老牌国企,后国企改制引入资本,2012年杨凯入主辉山乳业,成为大股东和董事长,第二年,辉山乳业就在港交所上市。2016年,杨凯以260亿身家登陆“胡润百富榜”,位列第66位,不仅是乳制品行业唯一入榜的企业家,也成为了辽宁首富。   没想到高光时刻却引来了浑水的做空,与此同时也让银行对辉山乳业产生了质疑,引发危机。2017年3月24日,资金链断裂危机爆发,辉山乳业股价遭遇闪崩,约300亿元市值在半个小时内灰飞烟灭,此后一直停牌,直到2019年12月18日,迎来了大结局:辉山乳业被强制退市,曾经巅峰市值400亿的资本帝国彻底坍塌,公司高管也离职殆尽,仅剩杨凯一人。   昔日光芒不在,令人唏嘘。   河北首富杨卓舒   紧挨着辽宁省的河北省首富杨卓舒,在今年却沦为了阶下囚。   凭借着卓达集团在房地产的优异表现,杨卓舒曾连续多年成为河北首富。卓达集团是河北知名的房地产公司,在河北等周边省份开发了不少楼盘、写字楼、商场等,2019年还名列房地产企业500强。   然而杨卓舒却被很多人称为“中国第一大忽悠”。为了扩大卓达集团的规模,杨卓舒竟然开始搞民间募资,承诺20%-30%的高回报,忽悠了40多万人投资,结果把投资人的钱花完了,暴雷倒下。今年5月份,外逃的杨卓舒投案自首,沦为阶下囚。   山西首富姚俊良   河北省旁边是盛产“煤老板”的山西省,不知何时起,“山西首富”这个名头似乎已成为了一个魔咒!当过山西首富的有声名狼藉、“明天回国”的贾跃亭,还有被安上了“败家子”名头的李兆会,现状都十分落魄。   现任山西首富姚俊良的家族企业美锦能源集团靠着山西的煤炭资源起家,今年他以103.3亿元的身家蝉联了山西首富的宝座。然而姚俊良可谓是身价缩水最大的首富,因为相比去年的220.3亿元,这个数字已经缩水了118亿元。   由于近年煤炭行业的变化,2019年美锦能源出现了危机,资金紧张导致负债,今年6月姚俊良先后2次被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距离“老赖”只有一步之遥。   莫非姚俊良也要步李兆会和贾跃亭的后尘,山西首富的魔咒又将上演?   河南首富朱文臣   说了河北,不得不说河南。曾经的河南首富朱文臣的经历颇为传奇,他白手起家、做过皮鞋,搞建筑发家后进军医药和白酒行业,成就百亿身家,更是蝉联河南首富。   作为河南最大的医药集团,辅仁集团曾经风光无限,左手医药、右手白酒,市值200多亿,堪称河南医药行业巨无霸。   然而朱文臣大举并购打通产业链战略的副作用也开始显现。2019年,拿着“一手好牌”朱文臣的两个企业相继爆雷:辅仁药业16亿资金“不翼而飞”被证监会调查,被强制执行5次;宋河酒业债台高筑、有停产传言。   曾屡次登上各大富豪榜的朱文臣,其身家也从120亿急速缩水到成为“老赖”,2个月之内被列入限制高消费名单超过11次,不复巅峰时的辉煌。   江苏首富袁亚非   在河南省东部的江苏省,有一位“前首富”今年继续“水逆”。他就是三胞集团创始人袁亚非。   公开资料显示,袁亚非靠卖数码产品赚得第一桶金,并于1993年成立了三胞集团。2005年时,袁亚非入主上市公司宏图高科,从此走上资本扩张之路,横跨电子商贸、百货零售、金融、大健康等领域。截止2017年末,三胞集团总资产高达880亿元,掌门人袁亚非连续多年稳居胡润百富榜前列,也因此被称为“金陵首富”。   随着并购扩张,负债率越来越高,资金链隐患逐步显现,最终断送了袁亚非的首富之路。2018年起就跌出了百富榜,财富缩水450亿;数据显示,2018年11月至今,三胞系共有5起公开债务违约,其中3起债券违约,2起非标准债务违约,累计违约金额超过20亿元,已然坐稳了“老赖位置”。   浙江首富周晓光   与江苏毗邻的浙江省,私营经济非常发达。古往今来,浙商都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故此浙江首富尤其引人关注。   “珠宝女王”周晓光是“义乌小商品”的代言人,靠一个首饰品摊位起家,其创业故事,还被改编成了电视剧《鸡毛飞上天》。2018年,周晓光身价一度高达800亿,成为浙江女首富。   但是这个首富的位置并没有坐多久,周晓光看到地产行业赚钱,一头扎进去。新光集团疯狂扩张,虽然成就了百亿的身价,但是也葬送了公司未来的发展机会,导致债台高筑,面临严重的资金危机。   2019年4月新光控股和3家子公司向法院申请了破产重整。有数据显示,目前公司的负债总额超过500亿元,而市值已经下跌到了不到40亿元,随时会有退市的风险。   宁波首富熊续强   值得注意的是,浙江还有一位宁波首富熊续强,创下了一个纪录——6月14日,银亿集团宣布破产重整,而创始人熊续强也彻底跌落神坛。这一天距离他成为宁波首富仅仅只过了247天,创造了从首富到破产的最快纪录。   银亿集团是宁波的一家资深房地产公司,赶上了行业发展的黄金时期,发展迅猛,成为了大型房企,并且在2012年,借壳上市成功。上市后,熊续强以公司转型为名先后跨界进军矿业、汽车制造业,为了扩大规模,疯狂借贷扩张,进行了多次跨界并购,做起了千亿梦。   短时期内银亿集团市值暴涨至700亿,2018年,熊续强也靠295亿的身价成为了宁波首富,但是也因此背负了巨额的债务。2019年,银亿集团业绩亏损,负债超300亿,随着深交所的15连问,债务违约,兵败如山倒,最终只能选择破产重整。   青海首富肖永明   在中国西部的青藏高原上,2018年,青海省的首富头衔由身价210亿的肖永明获得。肖永明旗下藏格股份主营钾肥,是国内第二大氯化钾生产企业。成为首富后,财大气粗的他还曾花费3亿元为自己置办私人飞机。   没想到短短一年时间,他就从神坛上跌落。爆雷的原因,是他曾经出资近300亿元收购了当地一家铜矿公司——巨龙铜矿,导致资金紧张,最后引发了危机。   截至2019年3月底,肖永明家族承担的债务达到了221亿元,一年内到期债务更高达90亿元。今年6月20日,证监会决定对藏格控股进行立案调查,肖永明已经资不抵债成为了“老赖”。   重庆首富尹明善   从青海省往下走,就到了四川盆地,其中的山城重庆,曾出了一个经历堪称商界传奇的首富——尹明善:他曾坐牢18年,47岁下海经商,54岁开始卖摩托车,创立百亿商业帝国力帆,62岁进入福布斯中国百强富豪榜,72岁带领力帆股份登陆A股,身价超110亿,79岁退休幕后继续谋划力帆造车梦……   然而尹明善在寄予厚望的新能源汽车和汽车金融两大板块上栽了大跟头。2019年第三季度,力帆股份巨亏26亿元,公司甚至被传要破产清算,大批债主上门追索,本该安享晚年的尹明善,耄耋之际不得不变卖资产还债,拯救一家濒临绝路的企业。   云南首富赵兴龙父子   最后要说的“首富”位于中国西南部的云南省。云南盛产玉石,而赵兴龙也是因玉石起家,他曾经因80%的赌石成功率成为威震江湖的 “赌石大王”,并成立东方金钰,于2005年成功上市,成为“国内翡翠一哥”。2007、2017年赵兴龙家族两度问鼎云南首富。   然而,成也赌石败也赌石,沉迷其中的赵兴龙大量囤货,可惜这次他赌输了,80多亿翡翠砸在手里,引发债务危机。公司账面及赵兴龙账下已没有可执行的财产。赵兴龙还被曝卷入“徐翔案”,涉嫌内幕交易。7月29日东方金钰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及子公司被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   这位云南前首富正变卖资产以自救,12月20日消息,其两处地产腾冲“中国翡翠城”和东方金钰大酒店分别以1.178亿元和1.0038亿元起拍的东方金钰大酒店项目宣告流拍。   以上这些跌落神坛的富豪无一不是各省的佼佼者,沉浮商海多年,甚至经营企业长达十几二十年,可以说是经验老道,但依旧抵不住内外环境的变化,直至跌落神坛。   究其原因,他们都或多或少有个共同点,就是“不务正业”,跨界资本市场,并且沉迷其中,不顾一切扩张,最终导致半生心血毁于一旦。   犹记得今年年初,美团CEO王兴曾预言:2019年是过去十年中最困难的一年,但却是未来十年中最美好的一年。   2019年无疑是动荡的一年,世界正在迎来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逆境来临时,只有强者才能生存;弱者,会在这个冬天倒下。无论如何,首富们故事还在继续,未来或许会更加精彩。 (责任编辑:DF513)